中国男足职业赛首位女主裁:他们像开了倍速期待执裁世界杯

5月4日,中乙联赛第七轮,当31岁的田金走进晋江足球训练中心,吹响泉州亚新队与上海海港B队比赛的开场哨时,中国足坛史册随之翻开新的一页——这是国内女子裁判员第一次以主裁判身份执裁男子职业赛事正赛。

此前,谢丽君曾担任本赛季中超联赛上海海港队对阵山东泰山队比赛的第二助理裁判员。秦亮曾于2015年担任中甲联赛第四官员以及中甲预备队比赛的主裁判。

“赛前,拿球走到场地那几步,很期待比赛开始,去体验男子比赛的氛围和节奏,这是我职业生涯憧憬的时刻。”来自武汉的国际级裁判员田金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场上最直观感受是,他们就像开了‘1.5倍到2倍速’,动作节奏、犯规出现的频率以及转移和射门等,都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同时我需要充沛的体能、绝对的速度去跟上他们,这是后期要提升的。”

如田金所说,男足比女足赛事的速度、节奏快很多,她为此在赛前做了充分准备。在得知执裁任务后,田金与担任该场比赛第四官员的女子国家级裁判员代冰月,以及整个团队,观看了两队前几轮比赛录像,分析了技战术和积分等情况,在赛前开会沟通。比赛中,观众们看到的是主裁判对比赛的掌控,而这需要整个团队的配合。

“在体能、心理等各方面准备充分后,在场上裁判员之间会有个示意的过程,然后我们每一次配合、跑动、判罚,都是为了尽力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她说。

“这场比赛我看了统计数据,我的跑动距离是1.3万米,在女子比赛里少见,但在男子赛事我觉得还不够,还要再努力。”

为了生涯的这次突破,目前在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担任体育老师的田金,付出了很多。她都有类似于专业运动员的每周训练计划,比如负重力量训练、中高强度跑等。今年,她与代冰月均参加了中超联赛裁判人员赛季前培训班,并顺利通过了男子标准体能测试,这是她们获得参与男子职业联赛的必要条件。这项体能测试的一大挑战是速度。

“男子40米需要跑到6秒以内,而女子及格标准可能是6秒4,也就是在这40米你需要提高0.4秒,对于女裁判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坎……很多其他国家的女裁判也是卡在速度这一块,很难突破男子的及格线。”田金说。

当天,田金在“开了倍速”的比赛过程中,经受了考验。而在场外,中国足协裁判部负责女子裁判工作的毛鹤鸣,紧盯屏幕,为田金捏了一把汗。她在赛后分析说,对于中乙比赛更快的速度和节奏,田金已比较有预见性地提前移动了,但仍在大范围转移球的情况下,出现观察距离较远的情况。

“比赛虽整体顺利,但看到在打反击、裁判员迟迟跑不进镜头时,我还是担心罚球区内外及附近的关键情况。”毛鹤鸣说,“当然,田金的犯规判罚、黄牌出示都很及时准确,这是吹男子比赛的女子裁判应具备的基本能力,但跑动、冲刺能力确实需要提高。”

田金赛后也有同感。她说,比赛中出现快速反击时,自己有感觉下一步要往前跑,但确实速度存在一定差距,所以“很卖力地在跑”。

“我希望这是个起点,以后能更多参与到这种比赛中,这对于执裁能力提高是非常有帮助的。现在男子比赛有越来越多女裁判参与其中,这是国际足坛趋势。我希望能在国内得到锻炼,从而有更多机会参与国际比赛。”她说。

在今年的中超联赛,谢丽君、董方雨分别以助理裁判员、助理视频助理裁判员身份,完成了4场比赛。

中国足协裁判部介绍,选用优秀女性裁判员执裁男子职业赛事,也是为了与国际接轨。近年来,国际足联、亚足联要求精英裁判员必须在本国执裁男子比赛。从近几届女子世界杯等赛事来看,女足比赛已趋向男子化,尤其是欧洲、美洲的女足比赛,队员身体条件、攻防转换节奏、向前推进的速度和强度,已经和青年男子比赛无异。因此,如果女子裁判员仅在国内参与一些女子联赛,很难保证她们能够胜任世界杯的比赛要求。

“这场球有不足的地方,我希望在下一场能提高,能达到更高一个层面,一场一场去积累。我要争取实现的,也是裁判员的终极目标——代表中国裁判站上那个最高舞台(世界杯)。”田金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