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想听你唱》考拉FM重生:网络电台延续经典

2005年,超女时代燃起的“歌唱江湖”迅速蔓延至大江南北。福建广播经济频率的歌唱互动类广播节目《醉想听你唱》应运而生,这档广邀唱歌爱好者参与互动的广播节目在福建本地掀起的热浪不亚于“超女”。

在福州高校圈层,提及主播陈醉、李想们的名字,会引起学生们追星式的尖叫;节目组发起的线下活动曾将福州最繁华的路口堵住,致使警察前来下令停止活动;以猥琐笑声和从未忘记报扣扣号而“闻名”的互动听友“国庆电播”时隔十年,仍被听友所津津乐道……

2013年11月11日,《醉想听你唱》结束了在传统电台的生涯。不过此后,它的粉丝们惊喜地发现,在网络电台考拉FM上,“醉想”复播,主播陈醉、李想们熟悉的声音依然在延续,并且收获了近百万级的点击和订阅。

到今年,2005年在福建广播经济频率的歌唱互动类广播节目《醉想听你唱》历经十年,是网络电台的崛起,让传统广播的经典得以再度延续。

如今,已在网络电台考拉FM负责直播事宜的冯亮是当年的主播之一,在节目中人称“公孙大娘”。她回忆说,04、05年正值超女等歌唱类选秀节目红遍大江南北,台里就做了《醉想听你唱》,没想到反响热烈。最开始是一天推荐歌曲,一天让听众打进热线唱歌,随着听众热情高涨就改为每天听众拨打热线,跟着伴奏带来唱歌。

与超女等歌唱类选秀大成本运作及参与方式不同,“醉想”通过广播的小、快、灵,让平民歌唱的欲望得以满足和获得评价。“听众当中有很多派系,有唱得比较好的,自然也有鬼哭狼嚎一派;唱得极其难听的会迅速被主持人强行打断,有时候还会稍显毒舌地说上几句难听的话,不过大多数听众乐在其中。”

在福州高校,提到李想、陈醉等主播的名字,会引起学生们追星式的尖叫;做一场线下活动将福州最繁华的路口堵住,最后迫使警察前来下令停止活动……都是《醉想听你唱》曾经的辉煌记录。

除了主播,经常参与热线互动的听众甚至也成为红人。以成名曲《世界第一等》“技惊四座”的“国庆电播”就是其中之一。在《醉想听你唱》贴吧中,网友们戏谑地分享其座右铭:“大家加我QQ号哦,还有我的微博‘国庆电播’,‘播’是广播的‘播’。”时隔数年,对于从电波里寻找精神慰藉的“国庆电播”,更多听友收起戏谑而是泛起想念,感慨曾经逝去的美好时光。

2009年,冯亮作为新生力量加入代班主播队伍。身为生物安全专业大三生,冯亮在自己上的第一期节目里极尽所能地描述了前两天解剖老鼠的过程,演唱了首王菲的《旋木》,算是交了初演“门票”。

当时福建广播经济频率内部招人的标准很简单,上一期《醉想听你唱》,就知道你适不适合干这行。被专业设备包围,感觉手脚冰凉的冯亮,在下节目后反而亢奋,接到主播李想的电话后,迅速开始向他普及微博这一新生事物。

就这样,节目的走向与外部环境的发展息息相关:一开始是打电话热线年冯亮加入后,就开始逐步在节目中引入微博互动。福建广播经济频率也成为了全国最早使用微博进行互动的地方电台。

当时,因为核心听众是学生群体,消费能力有限,《醉想听你唱》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窘境,广告商对其的投入并不丰厚,与经济台的定位亦不太契合。《醉想听你唱》一方面经历着营收的考验,节目的外部环境也开始悄然变化。

如今,时过境迁,对于学生群体中备受关注的游戏类广告,以及培训机构类信息在互联网平台上可谓屡见不鲜;而在当时传统广播节目体系中,这些是受到一定限制的。

2012、2013年,手机APP的兴起,让年轻一族娱乐的焦点更加分散;而互动媒介的限制,也开始让节目制作倍感艰难。固话不再是家庭的标配,手机迅速成为沟通的主要工具,而节目互动的限制在于:只能通过固定电话来打热线,手机的延迟无法与伴奏带匹配。

热线量减少,主持人语言量被放大,信息量被稀释,长此下去,节目的互动性、趣味性将不能得到保证。后来节目相继尝试可以用手机清唱打进,甚至通过唱吧中转的形式,以此来延续节目中的热线互动。

尽管如此,随着主播陈醉在2012年辞职,李想从台前走到幕后,2013年11月11日,《醉想听你唱》还是结束了它在传统电台的生涯。

2012年8月,冯亮认识了考拉FM的佳佳。她教冯亮如何把节目传到爱听FM(考拉FM的前身),并同步到podcast上。

当年,《醉想听你唱》收获了它的第一份互联网殊荣:2012年iTunes最佳情景喜剧。也正因如此,《醉想听你唱》最后300多期的珍贵片段得以保留到至今并得以延续,拥有了近百万级的点击订阅量。这对于如今已经大学毕业或是飘扬海外的往昔听众们而言,无疑是一种温暖的记忆。

冯亮与考拉FM打交道缘起一次广播剧的尝试。在电台期间,她受命开始尝试短节目制作,广播剧就是其中之一。作为试验田,冯亮决定把广播剧放到网上,期待网民们的反馈。最初她将广播剧上传至土豆,被果壳网的编辑看到,介绍她认识了考拉FM。

2014年10月,带着一丝广播人的情节,冯亮辞职,从福州来到北京,加入网络电台考拉FM。

在冯亮看来,传统电台并不会消亡。因为传统电台的本地化效应极强,并且接收稳定性极高。但是在另一个层面,网络电台又提供给主播和DJ们一个更为开放的施展空间。

一位曾在广电系统的主播曾对笔者表示,拥有自身专业储备技能,又有网络平台作为可供自由发挥的空间,能让主播和DJ群体在精神得到更多慰藉。

她略带遗憾地感慨到,台里一位年届40岁的主播,被认为已经无法满足现下年轻人的思路和口味,先是被缩减了上节目时间,而后被完全取消了节目时间,一步步最终彻底告别了传统广播的麦克风。

不过,通过网络电台,更多主播和音频爱好者的音频作品却可以更加自由,做节目真正的主人。从这个角度上,也更容易理解活跃在网络电台里的PUG、UGC、PUGC等概念或群体:

PUG是专家产生内容,但PUG群体们的收入与音频节目制作息息相关,以音频节目制作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诸如时下的一些音频工作室或有声读物的出品方;

UGC是用户产生内容,更聚焦于音频爱好者群体,音频节目制作水平参差不齐,更多关乎个人兴趣爱好,营收有无多少并不十分紧要;

而PUGC群体可能更多集中于类似冯亮们的群体,不乏专业音频制作经验,带有广播人的些许情怀,怀揣着探索未知领域的好奇,但相对于以音频制作为谋生手段,更多出自于个人的喜好和情怀;

不过,最重要的是,身处传统电波与网络电台交相的时代,其中的群体们已经开始迎来一个好的开头,那就是:在网络电台上,只要有才华,就没人能抢走你的麦克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