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长翅膀 乘风看世界

新华社乌鲁木齐5月4日电(记者郑直、树文、马锴)对赛丽玛·喀日和赛比热·喀日来说,她们所在的新疆尔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巴仁乡且克村小学女足在县里的足球赛夺冠,是前段时间发生的最好的两件事情之一。

两个人是亲姐妹,尔族,赛丽玛13岁,赛比热10岁,都踢中场。她们所在的阿克陶县,因有白色雪峰得名,阿克陶在当地少数民族语言中是“白山”的意思。比赛的地点是阿克陶县一所中学的校园,在操场的看台上,能看到孩子们在场上踢球,也能看到远处的雪山和冰川。这里是帕米尔高原的东部,阿克陶县则是中国最西端的县级行政区。

足球赛夺冠,不是第一次了,学校已经连续多年蝉联阿克陶县校园联赛女子组冠军,连县城卖馕的大叔都知道,且克村小学的女足很厉害。但这一次有点不一样,是因为两件事情中的另一件,是中国女足前主教练水庆霞要来看她们的比赛,带她们训练。

“我听到水指导要过来以后,就直接去给球员们说了这个事,然后妹妹(赛比热)一直不相信我,我跟她说了三次,她都不相信我。”且克村小学副校长兼女队教练艾尔西丁·艾尼瓦笑着回忆道。

关于这支球队,艾尔西丁的回忆有很多。学校的女队是在2019年成立的,比男队晚一年。最开始也是因为女生看着男生们在场上训练,也想加入。艾尔西丁和另一位教练木台力甫商量了一下,打算成立一支女子足球队。“因为我们国家的女足很有名”。

但队伍的成立有难度,很多家长思想放不开,觉得女孩踢球不好。做完家长的思想工作,招了第一批女足队员。训练,刻苦地训练,周一到周五和周末都有训练。附近没有别的女足,只能和男队踢,渐渐地,男队踢不过她们了。

踢球也给她们带来了改变,“以前我有点内向,不是那么爱说话,进入足球队以后我变得更加开朗自信了,而且也交到很多好朋友。”赛丽玛说。

赛丽玛很稳重,赛比热则是姐姐快乐的“小尾巴”,因为姐姐踢球,她也耳濡目染地开始练习。“我进足球队的时候很弱,然后练了很多次带球、铲球之类的,我就更加坚强了。”她的小圆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在班里搬桌子的时候,我一搬桌子,桌子就会走。”

现在村里的家长们,已经自然而然地主动要把孩子送到足球队。“几年前招不满,现在招不下”。周边的学校也成立了女子足球队,村镇的路上,开始看得到踢球的女孩。这里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是大家都看到这些女孩们,因为足球有了更丰富的人生经历。问起去过的地方,赛丽玛说,有阿图什、阿克苏、乌鲁木齐、西安、厦门……

这些地点,拼出这支球队的上升轨迹。2020年,崭露头角的她们入选蚂蚁公益基金会联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机构发起的乡村校园女足扶持项目支付宝“追风计划”第三批支持名单,获得包括装备、资金、教练员培训和比赛等资源支持。

2023年,她们冲出新疆,在西安获得全国乡村校园女足联赛——“追风联赛”西北赛区冠军。这意味着,她们有资格参加年底举行的追风联赛全国总决赛,比赛的地点,就是厦门。

大海并不容易看见,阿克陶县到厦门的距离超过5000公里,她们坐上飞机,经停西宁,在郑州过夜转机,经历了接近20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了厦门。

在厦门,她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其他“追风女孩”们一起比赛,尝到了久违的输球滋味,也有了新的目标。没有比赛的时候,她们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在海风中跳起舞蹈。彼时中国女足正在厦门参加巴黎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追风女孩”们得以在现场见证“铿锵玫瑰”主场3:0战胜泰国队。她们脸上贴着小小的国旗,唱着国歌为姐姐们加油,而中国女足的队员们也在赛后来到她们所在的看台前,对她们说,“加油,追风女孩!”

“她们说,‘教练我们太激动了,今天太开心了!’然后我就不停地给她们拍照。”艾尔西丁回忆道,“小队员们看完这场比赛后,思想就改变了。回来以后,自己也特别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姐姐(赛丽玛)每次都说,要像王霜姐姐一样,成为国家队的成员。所以她们现在特别刻苦地训练,我们也是严格地训练她们。”

赛比热还是个小孩子,没法跟甲组的姐姐一起出去踢球,但姐姐每次出去,都会给她带好吃的回来。有“特别辣的鱼排”,还有“闪闪发光的棒棒糖”,棒棒糖还放在妹妹的书桌里,一直没舍得吃。

特别辣是江西的特色,鱼排和棒棒糖都是从江西带回来的,从厦门回来之后,今年春节,姐姐和足球队队友等几十名当地少年儿童前往江西,开启研学活动,和那里的孩子们一起结对过大年。

去江西过年,是因为足球,也不全因为足球。江西是全国最早援疆的8个省(市)之一,且对口支援的就是克州阿克陶县。在阿克陶县,不时能看到“赣陶两地一家亲”的口号。有一个说法,在有100个县(市、区)的江西,阿克陶就是第101个县。

在赣州市定南县,姐姐和定南三中的女足姑娘们在球场上共赴跨越几千公里的绿茵之约,随后又在当地的镇上一同观看了舞龙等特色民俗表演,小朋友们一起打糍粑、写福字、挂灯笼。姐姐到定南三中女足队员赖淼淼的家里,和她的家人一起吃年夜饭,大家又到足球基地一起看春晚。年轻的心灵,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在足球基地,赛丽玛还收获了一份惊喜,彼时还在异国他乡赛场征战的王霜听说她们的故事后,特意录制了一段视频,祝她春节快乐。

这样的快乐,在水庆霞指导这次随着“追风计划”来到且克村小学的时候,姐姐和妹妹都感受到了。水指导看了她们的比赛,还见证了妹妹的两个进球,又带着且克村小学的女足队员们上了一堂边路配合的训练课。

“在这些女孩身上,我看到了足球最纯粹的样子。看到她们都享受其中,能够通过足球认识自我和外面世界,从而拥有更多的人生可能性。”水庆霞说。刚刚以不太熟练的舞姿和足球队的姑娘们一起跳起民族舞的她,眉头舒展。

“我的纸飞机呀飞呀飞,飞到了芦荡边。带我去看落日晚霞,还有开满花的田野……”姐妹俩给水指导唱了她们学过的歌。水指导给她们送了崭新的足球,勉励她们要好好踢球,也要好好学习。

姐姐现在上六年级,坐在教室里,她备战的对象不是比赛,而是内初班的考试,如果一切顺利,她将去到新的城市,在那里读初中,然后考高中,考大学,在新的环境继续自己的足球梦想。她说,希望大学在一个有海的地方。

妹妹还在乙组,或许会接过姐姐在甲组的中场位置。她还沉浸在见到水指导的喜悦里,“她说我踢球‘棒棒的’”。那天训练结束的时候,足球队的女孩子们蜂拥而上,去找水指导给自己的球衣签名,球衣的胸前,有她们自己贴上的一个圆形的紫色贴纸,那是中国女足的标识,一只冲天而起的凤凰。

现实生活中或许没有凤凰,但在帕米尔高原上有威武的金雕,这种体形巨大的猛禽,通常会张开翅膀,在地面上升的热气流的托举下,盘旋着升空,然后飞向更广阔的天地。对赛丽玛·喀日和赛比热·喀日来说,足球是她们的翅膀,江西、厦门、水指导、王霜这些词语所代表的,就是翅膀下热热的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