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主持人压力大 有人做梦也在背主持词(2)

对于名嘴离职,央视一直讳莫如深。白岩松等人每次谈及此,也都表示不应过分解读这一现象,那是职场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外界看来,央视这样一个“铁饭碗”,先前大家挤破头都要进来,如今“走一两个正常,走了一大帮肯定有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央视员工昨日接受记者采访,套用一句电影台词“人心散了”来回答记者的疑问。她表示,近年来地方卫视和新媒体崛起太快,台里很多员工原本根深蒂固的观念开始动摇,“以前很多年轻的员工进台里面试,从来不问薪资多少,只觉得能给一个机会进央视就非常满足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并不认同央视在电视媒体中有更多优势。”

记者了解到,央视的等级制度十分严苛,层级之间待遇相差很大。据这位员工透露,央视事业编制、台聘、企聘、临时工四大等级中,以事业编制收入最好,基本能达到月入一万以上。最惨的是企聘人员和临时工,“在央视人员中所占比重过半,工资福利却有限,没有诸如高温费、交通费等补贴。”据悉,赵普在央视也只属于“企聘”,待遇一般。他曾晒出过自己的工资条,只有6000元月薪。

此外从去年上半年起,央视开始实施全员降薪,这也成为名嘴们另谋高就的客观推动因素。刘建宏离开央视后加盟乐视体育担当首席内容官,年薪据传达到七位数。今年8月,申方剑从央视体育频道离开,年薪400万投身网络直播平台,坐进了PPTV的演播室。

薪资福利的不理想,当然只是一方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央视主持平时压力巨大、作息混乱,常年受抑郁症、失眠等病症困扰。名嘴们付出如此代价,受制于央视的各种条条框框,给予的发展空间却很有限。

身处国家级媒体,所有主持人在镜头前的差错率自然会被无形放大,观众对他们的要求也更高。有央视主持人曾透露,连做梦也在背主持词。李咏也曾表示,自己每天开播之前要进行策划工作,播出时一人撑场,结束后还得召集剧组开会总结得失,十分劳累。台里还有末位淘汰制,央视近几年各个节目总体不如地方台鲜活,所以主持人的压力也显而易见。

而作为公众人物,央视主持人比地方主持人限制更多。这位央视员工表示,按规定他们不能接商演、拍广告。“台里部分主持人去外面走场都是偷偷摸摸的,因为一旦被发现后果很严重。但为什么依然有人会去?因为出场一次可能就20万到手,可抵上他们一年收入。”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无形中也加速了名嘴们的离开。

规则的限制,也让一些央视主持难以突破事业发展的瓶颈。有人表示,“想说的话不敢说,说出的话不愿说,轮到主持人自身可发挥的空间其实很小。”邱启明在一次访谈中就坦言央视工作体制化的现象,称其是“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生活”。前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王涛,离职后开了自己的文化公司,他表示:“离职与降薪无关,只是觉得自己的才华被埋没了。”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