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八冠王广州队直播带货自救解决欠薪问题前景不妙

1月22日上午,深圳市足球俱乐部发布声明称——“根据中国足球协会公布的债务清欠俱乐部名单,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未能通过2024赛季职业联赛准入,无法继续征战中国足球职业联赛。”

作为中超元年的冠军,深圳队的退出,意味着曾经获得过中超联赛冠军的球队共有9支俱乐部,如今只有6支俱乐部还活着(广州队、山东泰山、长春亚泰、北京国安、上海海港、武汉三镇)。

一方面,1月20日和21日两天,广州足球俱乐部开启了多场直播带货的方式来筹集资金,售卖库存的球队相关产品,比如球衣、训练服、外套、纪念T恤等,甚至还有一些日用生活用品。

之所以突然直播带货筹措资金,主要原因还是广州队如今处在能否通过职业联赛准入的关键时期。

此前,在17日中国足协公布的第二批足球行业债务清欠俱乐部名单中,广州足球俱乐部在列。但随即有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举报称,他的代理人并未收到欠薪,如果广州队仍出现在准入名单上,他将起诉中国足协。

相关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广州队目前总欠薪为数千万元,最近两年,投资方母公司已经不可能对球队进行输血,广州队日常运营全靠足校支撑。

其间,恒大足校靠着校舍和场地租赁盈利,这部分经费也仅够用于一线队开支,而想要化解历史欠薪问题,足校也很难拿出资金。

因此在危急时刻,广州队想起了直播带货自救——直播反响还算不错,很多广州队球迷纷纷解囊相助,还有一些足校小球员家长也贡献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

就连一些其他球队的球迷也有些感动,纷纷下单并且评论道,“广州队也曾经给大家带来过快乐,这两年解散的球队很多,希望广州队能够渡过难关。”

据统计,广州队20日三场直播带货分别卖出97.4万元、59.9万元和44.2万元,总销售额超过了200万。

但21日销售就受到库存不足等因素有些下滑——据了解,直播带货收入数百万元去除成本,最终利润其实有限,比起欠薪总额虽然不至于说杯水车薪,但依然是远远不够。

除此之外,广州队为求生存还出租各种冠军奖杯——其中,南粤球迷文化协会租借了广州队超极杯奖杯,据悉租借费为5万元。

同时,广东19家球迷协会也联合发布了声明,恳请被欠薪的球员能够“高抬贵手,放广州队一马”。

各球迷协会的联合声明中写道:“俱乐部无意赖账,但确实囊中羞涩,恳请高抬贵手,放广州队一马,你们的恩情我们广大球迷会永远铭记于心。”

不过《南方日报》记者朱小龙透露,“广州队工作人员还在努力,但白天谈判很不顺利,大家下午在办公室对着哭。 ”

还有消息称,除了个别球员要求俱乐部支付全部欠薪外,大多数球员同意俱乐部通过分期付款方式解决债务问题,当然,即便是分期付款方式,俱乐部首先要拿出有诚意的方案,其次要拿出这笔首付款。

“现在广州队的情况靠自己化解很难。”相关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最好的办法还是靠管理部门帮一把,但因为之前的事情,有一些顾虑。”

其实,两年前管理部门就有意让广药接手广州队,但当时投资方负责人拒绝出售俱乐部。

随后,广州相关方面也组织了国企联合工作小组和富力队商讨股改方案,但同样因为种种问题没有成功……

眼见和企业协商问题阻力太大,广州方面索性选择从头开始,七家国企联合成立了广州影豹足球俱乐部,从中冠联赛开始打起。

但对于广州队来说,拒绝让广药接盘几乎等于失去重生的希望——球队选择用低成本运营模式征战中甲,运营球队的费用可以靠足校筹集,但历史欠薪问题始终无法化解……

如果当年广药接手,可以顺带解决问题,但现在的情况是,欠薪或许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消息称,上周末广州市相关部门也在开会就广州队前途问题进行商讨,不过截至22日中午,如何解决问题尚未有一个明确说法。

联赛最终准入名单公布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广州队能否存活,本周应该会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